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首页
四川铜佛像雕塑雕刻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雕塑 >
人物雕塑
发布时间:2017-08-27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
  荒木经惟“永远的缪斯”兼妻子??荒木阳子

  在《我的恋情生活中》首度坦诚

  为什么会爱上荒木

  怎么对待他和其余女模特的关联

\

\

  在日本,有位最无视道德约束,却又很受国民追捧的摄影师??荒木经惟。

  这个谜一样的大师一面放纵乖张,发表大批露骨的作品,和很多模特暧昧不清。

  另一面,他又是“深情”的丈夫,24年一直保持拍摄妻子,逢人便介绍说,“这是我的爱。”

  作为妻子,阳子坦白地讲,“我也会怒火中烧”。作为观众,却又认为荒木很有趣,“我就喜欢反常。”

\

\

  丈夫怪僻,阳子便陪着他古怪。难怪阳子去世后,荒木会说,“余生我只拍空景。”

  他是寰球最著名的情色大师

  这个老是戴着墨镜、会把女人吊起来拍照的怪老头被不少人看作是色情狂。

  他的作品充斥着裸体、捆绑和施虐,受尽争议。出版的画册曾遭国家警察局认定为淫秽出版物没收,也曾遭到女性主义批驳家的口诛笔伐,说他物化女性。

\

\

  无论如何,荒木经惟都是当前日本最具国际影响的摄影师。他是BBC制作的《摄影艺术百年史》中,唯一被拍摄的亚洲摄影大师。

  作为全世界最高产的摄影师,共出版了454本摄影集,在西方频繁引起惊动,拥有包含冰岛天才女歌手比约克在内的无数推崇者。

  圈内不少大师也是他的拥趸。日本导演北野武说,“荒木是个天才”。森山大道说,“因为他的名声,大家都认为他是个浮浅的演艺人,但是,实际上他知道摄影的实质。”

\

  能把情色拍得这么“享誉世界”,荒木自有奇特之处。

  他首创了一种“私写真”的拍摄方式,让被摄者在镜头前非常放松。其中较为经典的是,演员神乐坂慧的一组写真。

  荒木把一个女人的多面??可爱、忧伤、呜咽、性感都拍得真实又天然。让人看了感到,她太有魅力了。

\

\

\

\

  假如说神乐坂慧是个女演员,镜头表示力自然是好。那他镜头下的其他女性,状态也一样很放松,脸上不自觉有“故事感”。

  荒木也自诩本人有这种才能,“脸是最赤裸裸的。我拍摄过成千上万张脸。我一看脸就能知道,那个人是怎样生活过来的。”

\

\

\

  他拍摄的对象不仅有普通的女性,也有大牌。在他的镜头下,明星不再至高无上,反倒成了也有七情六欲的普通女子。

\

  汤唯

\

\

  水原希子

\

  桐岛加恋

\

  苍井优

\

  G-Schmitt主唱SYOKO

\

  安藤樱

\

  LadyGaga

  只管拍摄作风很“成人”,但荒木却被日自己称为“国民摄影师”。

  他攻破了日本压抑的社会气氛。早在1970年,30岁的荒木经惟就在东京举行了第一个以“女性性器官”为主题的摄影展。

  他直言,“我拍性器官,并不是想让大家欣赏那里。只是想告知大家,我是在这个时代下,拍这样照片的人。”

\

\

  荒木不仅是日本战后经济复苏和东京色情业兴起的目睹者,也是其中的推动者。

  他知足本能,对抗保守社会准则的大胆作风,也让盼望解放的日本社会找到了出口,是有时代意义的。

  “我就喜欢变态”

  许多女人在荒木的镜头下姿态万千,但能撑得起“永远的缪斯”的只有阳子。

  “阳子被记载下的一切”也是他至今最满足的作品。荒木镜头里的阳子也很勇敢,但更多是这样的:

\

  在《我的爱情生活》中,阳子坦言了为什么会爱上荒木。1967年,当时,阳子20岁,荒木27岁,都是日本电通株式会社的职员。

\

  阳子是公司公认的美女,正好当上了荒木的模特。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,“啊,不要笑,方才那个不愉快的表情就很美!”

  荒木素日怪癖很多。他的求婚礼物是汉斯?贝默尔的色情画集,婚礼上还把阳子的裸照大大地放映出来,把她的外祖母气病了。

  这么怪的男人,阳子却竭力发现他的各种可爱。

\

  在凡人看来无法想象的行为,阳子却觉得有趣又惊喜,甚至觉得“他是敏感而纯挚的”。

  婚后最艰苦的时候,家里存折只有六千日元。当时阳子也并不觉得丈夫拥有不凡的才干,也不是对他的照片有多深入的理解。

\

  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著名。我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,我会很幸福的。”

  或者说,阳子自身就是个不循分的人,而荒木给了他潜逃的勇气。她甚至说,“我最喜欢这个变态了。”

  “他将沉睡在我心中、我非常喜欢的那个“我”挖掘了出来。如果没有遇到他,也许我就这样毫无发觉地度过一生。如果我和一个感想力极其普通的男人结婚,也许就是睡眼惺忪,模模糊糊地度过一生吧。”

\

  蜜月中拍摄的《阳子之死》,布满了死亡的隐喻,美妙转瞬即逝

\

  “我会忍不住怒火中烧”

  婚后,荒木逢人便肉麻地介绍阳子,“这是我的爱。”但他们之间并非没有过隔阂。

  为了展现模特更放松的一面,荒木会和模特产生关系。有一次一个杂志社谋划了一场关于性工作者的拍摄,荒木还去美洲跟她们共度一宿后拍照。

\

\

  旁人恐怕也很难懂得,阳子作为一个妻子怎么接收,还夸她大度。但实在,阳子在这件事上也是一个一般女人。

  “一想到丈夫与那些生疏的女人发生关系,我就忍不住怒火中烧。真是脏死了,厌恶!我简直要叫嚷起来了。

  可与此同时,我却又忍不住心里发痒,好奇心蠢蠢欲动。回来之后,好希望他能给我讲讲那些女人的事啊。”

\

  《东京物语》中的阳子

  只是阳子心里对“艺术”的追求掩盖住了她的怒火,又或者是,他尊敬丈夫的艺术追求。(他们的温泉对话挺有意思,提议去看书)

  “啊,原来这个男人喜欢并热衷于这种事件啊,固然他的兴趣喜好有些独特,但这是他个人的事,我也不能这个那个的说三道四。”

\

  在《感伤之旅》,阳子侧卧在船上的影像经常被以为是荒木最具诗意的照片之一。

  但不论怎样,作为妻子的荒木阳子仍是接受了。因为她自己也享受被拍。

  无论在家里还是旅行,即使是新年的狂欢后,荒木都会拿起相机,对阳子拍个不停。

  一个愿意展现,一个喜欢被拍。就像两个有趣乖张的灵魂碰撞到一起,令人爽直。

  阳子说,“不管未来是被原子弹炸死,还是被导弹射到,我都不会懊悔,因为我们天天都很快活。我也不想做他 的妻子,我要做他的女人。”

\

\

  阳子分开后,他余生只拍空景

  荒木经惟常说,“我的摄影生涯是从与阳子相遇开端的。”

  1990年,阳子因癌症去世。荒木更是撂下了话,“余生我只拍空景。”

\

\

  在阳子去世的这一天,荒木拍下了自己在病床前紧握着的阳子的手。那一天去医院的路上,他也照通例买了一束花。

  他对她说了最后的话:“谢谢。”

\

  阳子去世之后,荒木曾经盘算上吊自杀。他的好朋友为了鼓励他重新振作,特地组织了一个“激励会”。

  站在台上的荒木说:“我现在好不轻易可以心情宽慰一些地回味那份悲伤,你们就不要鼓励我了,让我纵情地悲伤吧。”

  阳子走后,荒木的真实状态不得而知。但能够确定的是,后来他拍更多的,是天空和花朵,还有两人养了良久的猫咪奇洛。

\

\

\

  荒木在拿着相机走进来的那霎时,便影响了拍摄对象。荒木的拍摄风格非常独特,因为他能让被摄体放松,进而创造出自己的世界。

  ??北野武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“溯源红色”北京革命历史遗址采风创作展在81美术馆展出

友情链接: